渡迟

本博不更新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留心最新的文章。

【冬铁】Favorites

请大家关注我这个号,以后发文啊啥的都在那个号上了!!因为这个号绑定的手机号不太经常使用啦😂客官快来呀~~

千山历历_陷入原力黑暗面:

Shame AU,性瘾冬。PWP


情人节快乐~~



上车刷卡!

2017-02-14

本博停更,转去【千山历历】账号更新。请谨慎关注,可能会有【铁盾】【铁all】【冬盾】等拆逆CP相关。

2016-12-28

【冬铁冬】情深(章五)

如许前传,NC21。各种预警。


啊这章大佬终于出来了~


章五托尼


除了每年大年初一的拜年堂会,托尼第一次在家里见到这么多人。或者说,今时今日,来吊唁他故去的老豆的人,比每年来给他活着的老豆拜年的还要多。


他跪在堂前,披麻戴孝,黑布裹在头上。嘴里满是刺鼻铁锈的血腥味,恍如置身那天的凶案现场,他没命地奔跑,奔向不知名的方向,奔向汹涌的人潮,的的确确,身后有凶神恶煞,索命的黑白无常在追赶。


喉咙口发甜,风灌进肺里,他还不想死,他要留着命,给老豆报仇。


白烛烧得灼灼,滚下好几滴泪,滴落在灵位前的桌面上。...


2016-11-29

【冬铁冬】情深(章四)

如许前传。NC-21。各种预警。


章四    阿詹


阿詹加入堂会后,做事卖力,闷头干活,从未见过他有太多言语。同时,拳脚功夫在叉骨的指教下有了长足的进展,很快就打出名声。倒不是因为身手了得而出名,他能打,是回回跟人搏命的能打。


平常空闲的时候,他常来一个港口。念书时老师教过他们认地图,他偷偷用尺子在地图上量过,这个港口是距离对面的大陆最近的地方。


距离他的家乡,最近的地方。


海风吹散了阿詹的头发,他有一阵没理发,发梢稍稍长过耳朵,他头发带一点微微的自然卷,胡乱扑打在脸上,视线都...

2016-11-26

【冬铁冬】情深(章三)

 如许前传,NC-21,各种预警。




章三   叉骨


叉骨进堂会的时候,红骷髅的生意就已经做得不小了。


赌场,酒店,赛马,还有毒品。大大小小,见不得人的勾当,他都掺和进一脚。令人玩味的是,红骷髅从不做大生意,每个行业占有的份额都灰头土脸,毫不起眼,他像一只费尽心机,经营算计的蜘蛛,从细微之处,罗织好一张巨大的网,触角遍及全城每个角落。


红骷髅不紧不慢,如捉摸不定的幽灵,慢斯条理地吞噬那几位大佬积攒下的产业。他胜券在握,眼下正是天予的好时机。更何况他除掉了西城话事人,史家的大佬,要不是他手下...

2016-11-24

【冬铁冬】情深(章二)

 如许前传,NC-21,各种预警。





章二  娜塔莎 


娜塔莎对从小长大的这片老民房没什么好感。


这里年久失修,热水管道时好时坏,全看缘分。每到阴天下雨,居民楼的外墙就像陈年病患的皮癣一样浮现惨绿的霉斑。住户鱼龙混杂,天南海北,每家每户面积狭小,比鸽笼还拥挤。


在女孩子最讲究虚荣的青春期,这里简直是她的耻辱,她羞于提起的伤疤。


阿詹是这里唯一的亮色。就像所有的怀春少女都会对邻家哥哥抱有暧昧不清的情愫一样,她也曾对阿詹有过迷迷糊糊的好感。


但阿詹实在太...

2016-11-24

【冬铁】Still dealing(G,完结,有车)

高亮提醒:育儿,闹离婚又和好的过程。反正就是瞎瘠薄甜。拐着弯地秀恩爱,OOC什么的已经是不忍直视了。

对的,这个题目就是我圈大佬发的糖。


(G)


巴恩斯再次见到他的丈夫——在SI的顶楼办公室见到他的丈夫,是斯塔克总裁主动邀请他去的。


他在pepper小姐的带领下走进办公室,总裁正站在落地窗边,他脱了外套,肌肉纹路像起伏的山川从衬衣的包裹下显露出来。


“巴恩斯,”斯塔克转过身,正对着他,”我觉得我们应该像个成年人一样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,我是说——”


他吸了口气,接着说道:“我想知道你如何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——...

2016-11-23

【冬铁冬】Steel to dust

本文/图是由“THEwinteriron冬铁冬”群主办的十一月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主题活动中一部分,门牌号569659753,欢迎来玩耍~


梗为:落到你肩头的细雪


无能力AU,冬铁冬无差。


As the starlight fades to gray,

I'll be watching far away.


Steel


一个庸常的,四处漏风的,冷到令人反感的冬日清晨。


巴恩斯极不情愿地从被窝里爬出来,他揉了揉眼睛,床头柜上的闹钟指针指向“七”这个...

2016-11-22

【冬铁冬】情深(章一)

拖了大半年的《如许》前传。以及《如许》的指路——点这里

严重OOC预警,狗血,黑化有,每个人都不是非常纯粹的好人。NC-21,有详细的暴力,脏话描写,估计没有肉。

港风黑帮AU,冬铁冬无差,隐贾霍贾。

有社会黑暗的描写。角色黑化,包括比较严重的黑化。

同样,这依旧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故事。


章一  阿詹



人活一张脸,树活一张皮。皮里烂透了,表面就泛出星星点点的霉斑。人也如此。



九月秋风起,稀稀落落下了几场滥情的雨。气温稍降,港城的四季都是不大见起伏的,只不过路上行人纷纷多添一件单衣。不像老家,一场秋雨一场凉。


阿...

2016-11-21

【冬铁】Still dealing(EF)

高亮提醒:育儿,闹离婚又和好的过程。反正就是瞎瘠薄甜。拐着弯地秀恩爱,OOC什么的已经是不忍直视了。

对的,这个题目就是我圈大佬发的糖。


(E)


奥创在地下实验室找到了他的托尼爸爸。以他下半年的零食担保,他就知道斯塔克今天晚上不会和巴恩斯睡一起,他们一家的傲娇血统都是一脉相承的。


男孩子踮起脚按响了实验室的门铃,斯塔克转过头看了看他的大儿子,不置可否地对他开放了权限。


“喂,你们不会真要——离婚吧?”


“会的。”斯塔克几乎脱口而出,头也不抬地摆弄着机械部件,回答道。


“其实我今天白天说...

2016-11-18
1 / 8

© 渡迟 | Powered by LOFTER